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任意 > 西安游、中印“点火”、日本核污水及官方媒体/声音(二)

西安游、中印“点火”、日本核污水及官方媒体/声音(二)

 
兔主席 20210507
 
 
四、从“点火”的一个重大硬伤说到《神奈氚冲浪里》
 
 
人类有共情和善意,但是也有阴暗面。拿死亡开玩笑,进行讽刺,正是满足这种心理需求。所以虽然它不会进入主旋律,但却仍然会存在,在非正式场合及熟人之间,以某种“政治不正确”、“禁忌”的玩笑形式流传于坊间。实际上,笔者在本文之初就引用了这样一个基于“基础设施”的亲身例子。私下里,人们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但大家都知道背后的深浅利害,所以只会在特定的场合,与特定的受众,用特定的方式去说。一旦脱离语境就不行了。
 
Trump的出现使得全球都出现政治道德降维和庸俗化,我认为甚至影响到了中国。
 
但我认为,即便是Trump这样道德低下的政客,也不会在公开场合、正式场合拿死亡开玩笑。我认为,把COVID-19病毒冠名“中国”应该是他伦理的下限了。当然,在私下场合里,他完全有可能说更加极端的话,但那毕竟是私下场合,公众场合能说什么话,说到什么份儿上,还是反映了一个社会主流价值观的边界。
 
如果一定要点评死亡的事,我认为Trump这样的政客会运用话术,注重“精准打击”的效果。
 
笔者给大家模拟一下。
 
如果是Trump,遇到美国 vs 印度的问题(假设印度疫情比美国严重得多,陷入苦海,美国处于一个明显优势地位),我估计他会这么点评:
 
 “我听说印度遇到了很大的问题,很大的问题。我听说他们的火葬场都不够用了,要在露天焚烧死者的尸体。这一切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我非常担心印度人的安危。我觉得印度政府一定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他们必须做更多的。在美国我们做了一切去保障我们人民的安危。印度有很多可以学习的。我们希望帮助印度。我们非常希望。我们将向印度提供必要的援助和支持。印度是我们重要的联盟。我们一定会支持印度。我希望印度会好转起来。(I heard that India is now in huge problem. Absolutely huge problem. I was told that they are running out of crematoria. They have to burn the bodies open field. That is terrible. Really terrible. I really worry about the Indian people. I really do. I think there are a lot of things the Indian government can do. They need to do more. Nobody has done more to the people than the 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We have done a lot to protect our people. To fight the pandemic. Nobody has seen such great achievements before. It is greatest things on earth. There a lot of things India can learn from us. And we are happy to provide assistance. It is critical time. We need to help our allies. I hope things will turn better in India)
 
Trump会批评印度,然后夸美国,进行美国vs印度比较,但肯定会把印度的政府和国民区分开来。
 
再假设是美国 vs 中国,如果还是Trump,同时假设历史发展与现在相反:美国比中国防疫要表现得好得多,中国受疫情打击严重,那么作为一个对中国非常不友好的总统,Trump会怎么说呢?我估计他会这么说。注意,纯粹是我的模拟:
 
“【笔者写的模拟Trump的讲话】China is in great trouble now. Great, great trouble. It is a disaster! People are dying. I don’t know how many people have died, because we can’t trust their numbers. Probably many more have died that the Communist government would admit. It is a disaster! It is a huge failure from the Communist government. They brought themselves to this disaster, to their people! They allowed this virus happen in the first place, but they cannot deal with it. It’s the failure of their entire Communist system. There is really no way they deal with this virus which they brought themselves to. And they really don’t care about their people. In addition, in addition, the private sector is simply not there to help, to begin with. I think they never have had a shot to save their poor people. China is a great nation, I admire the people. But I’m really sorry about them now. They should ask the Communist regime to pay for it. And in contrast, in very, very sharp contrast, in the United States, under my administration, we have done everything we could to protect our people, to protect our community, and to protect our great nation. We have done so many incredible things that nobody has done before, and nobody has seen before. This is truly the greatest nation on earth! And my presidency is making this great nation great again! I’m so sorry for the Chinese people. Earlier on I called it Chinese virus because it came from China. Remember it was the Communist regime allowed this to happen, not the Chinese people. I don’t even know if they have created it. We should investigate that. But they brought this to their own people. Chinese people are hardworking and brave people. They work so hard. I truly admire them. But they are not responsible for this. The Communist regime is. The Chinese people and the world should hold the Communist regime accountable. They should pay for it. They should pay a very high price for this, to the Chinese people, and to the world. My heart is with the Chinese people. And I want to help them, in whatever means.
 
大家可能觉得这是笔者模拟的、杜撰的,意义不大。但根据我对美国/西方政客话术的理解,如果出现这种假设情况,即美国自己的状况不错,但对方的状况比较惨,说起话来反而会比较从容。几个要点:
 
1)Trump肯定会比较说美国政府好,美国体制好,中国政府不好,中国体制不好
2)Trump很有可能继续说“中国病毒”,但不会就生死亡问题去讽刺中国。这个不登大雅之堂,触犯基本底线,同时也没有必要:装出悲天悯人的态度才会给自己加分。这就是边界
3)会有意识地、明确的区分人民 与 政府。夸中国人民勤劳勇敢,但是却是受害者;会把全部矛头对准中国政府,谴责中国政府,并就势在政府与人民之间挑拨离间,煽动人民反对政府,并吹嘘美国灯塔
 
所以,关键是区分 政府/政客/政权 和 人民。
 
“点火”微博最主要问题是:比较的是中国和印度,我可以理解中国人的朴素角度——这种国家之间的比较,其实就是全面比较:比较体制、人民、文化,综合评价。但这个视角和西方非常不同,笔者经常写到,西方及西方文明影响的大多数国家会把政党、政客、政府与市民社会/公民社会/人民群众区分开来,并且往往是对立起来。相对来说,一般的中国人更有国家感,会把国家、社会、个人视为一体(当然这是相对西方而言)。
 
但现在对点火的表达方式,就是扩大打击面了,成了无差别的讽刺整个印度。把矛头对准了整个印度国家,而非抗疫不力的印度政府/政客。
 
这样扩大化的表述可能会冒犯、伤害更多的印度人,另外会认为中国人信奉的就是狭隘民族主义。
 
前段时间,中国插画师为抗议日本排放核污水,将葛饰北斋的浮世绘画作《神奈川冲浪里》改为《神奈氚冲浪里》。我们的外事官员在推特引用,并在日方外相抗议下还置顶了这个二次创作。
 
 
这个做法,中国网友纷纷叫好,但实际上在外面极度有争议。我遇到的所有外国朋友都是负面评价。
 
实际上,更加正确的打开方式,还是把批评聚焦在从事排放的日本东电这家企业和日本政府/政客,然后团结日本民众(其中有大比例的人口反对核污水排放的),让他们看到中国是和他们站在一道的,对他们的境遇深表同情,并呼吁他们起来抗议和东电和日本政府。这才叫世界人民大团结。
 
早年间,这个提法、策略、站位、立场是很清楚的。毛主席多次夸奖日本民族伟大,日本人民很好。我们反对的是日本法西斯和军国主义/帝国主义,而不是日本人民。日本人民也是日本法西斯的受害者,等等。这些提法和我之前虚拟的Trump讲话其实是一样的。
 
大的原则,肯定是要让自己的朋友多多的,敌人的朋友少少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现在中国所处的外部环境非常不利,我们急需要多交朋友,少树敌。
 
“大国要有大国的样子”,什么是大国?就是有更多的气度、姿态、担当,更高的站位,要主动处理好和其他国家的关系,发挥领导力,成为价值观的引领。
 
对于日本核污水事件,但谁是“做坏事”的主体,还是要具体化,不能一刀切,泛泛所指,打击一大片。这个《神奈氚冲浪里》的图,是对日本最经典的文化艺术作品进行讽刺性的二次创作,一些国人看了觉得很爽,因为它迎合了广泛的反日情绪(把日本总体作为厌恶的目标),但它的打击面就此就扩大到了整个日本。普通日本人看到,会觉得自己的传统文化受到了玷污,觉得被冒犯,反而无法聆听我们提出的观点,反而形成会厌中、反中的情绪。
 
我们设想一下如果自己的经典文化作品,譬如《清明上河图》被人篡改,画上一堆小丑,我们看了会作何想。一定会觉得国家受到了侮辱,颇为忿忿。
 
这就是使得我们本来可能可以团结或拉拢,或者本来没有必要去冒犯或得罪的人都跑到了自己的对立面。这对取得我们所要的目标是有反作用的。
 
《神奈氚冲浪里》这个图是民间创作的,我觉得作为个人在国内/中文圈发发是可以的。这是作者和民间转发者的真实感受。我们不可能去规范要求每个人的想法都一样。这个图转到日本,也只是让日本人看到,哎,你看,中国很多人很讨厌我们。他们画了这样的图讽刺我们。
 
但外交官员的就不同了,一发就会被认为是国家的态度,而且如果遭到抗议时仍然坚持,那就会进一步被认定为代表官方态度。
 
我看不出发这种图对宏观上改善我们的外交关系,树立我们正面的国际形象,以及在微观上推动日本应对核污水问题上有任何的正面帮助。它只会使得我们面临更多的批评,陷入更进一步的被动。我相信这一定是美国和其他国家反华政客和势力希望看到并加以利用的。
 
笔者提这个案例,也是因为它本质和“点火”案例是一样的,都是无差别的扩大了打击面。在国外,只有用狭隘民族主义去诠释这种做法。
 
 
五、中国政党/政府相关机构的网络言论问题:困境所在
 
 
围绕“点火”事件引发的一个讨论,是关于政党/政府及重要官员在境内及境外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布信息的问题。
 
先说说笔者的几个判断。
 
1、“内外”不再有别,注定是贯通的
 
“内”就是“内地”的内,“内宣”的内,指境内的社交媒体或平台,指国内/本土的网友、受众。
 
“外”指境外、外网、外国的受众。
 
现在的互联网时代,信息是打通的。一个在内地平台的舆论事件可以很快转到外网去,成为国际新闻;一个海外/外网事件同样也会很快转到境内。
 
受众也是不分的,本来是面向外国的言论,结果受众群体可能主要是是本土;本来打算仅面向本国民众的言论,反而可能在海外受到更大的关注,因为人家认为你对内说那才是真心话大暴露。在当今这个年代,肯定不能“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了。要做好充分准备:言论一旦发出来,就可能到处流转,脱离本来的受众及语境。
 
笔者多次提到一个问题就是外宣/外交的“内宣化”。这和内外不分是有关系的。本来是对外的讲话,受众主要是本国民众,在本土舆论场获得好评。这样发言人就会受到鼓励,不知不觉、潜移默化地就会把潜在听众变成本国国民,期望获得本国国民的认可。这样就变成内宣化了。
 
但无论如何,在今天的世界,不可能人为的构建内外区隔。
 
2、“跨界”是很难避免的,各个机构平台都需要积极竞争流量
 
当今互联网世界,信息极度的碎片化。哪怕是政府机构,也会希望通过社交媒体争取社会的关注,以此获得更大的影响力。许多本来让民众陌生的政府机构也可以利用这样的平台与渠道,拉近与社会的距离。
 
只要运用社交媒体,那么为了吸引关注,形式、体裁、题材都需要多样化,而且可能需要打破边界,突破自己的传统领域。
 
我相信那些经营官方公号/账号的小编们是普通的年轻人,他们就是希望把账号做好,影响做大,点击量、评论这些都是KPI。在今天的环境下,为了追求这些KPI,跨界、采用更加亲民的表达方式,都是必要的手段。
 
3、不同人的水平、见解、观点肯定都是不一样的,发表内容质量会有差异
 
从中央到地方,如此多的政府/公共机构与职能部门,构成了一个非常大的群体。回到那些经营官方公号/账号的年轻小编们,每个人的知识背景、阅历、见解、观点、风格也都是不一样的。有high的就有low的,时不时的就会有人发不大恰当的东西。很难避免。
 
社交媒体要经营得好,就要有频度,要有灵活多变轻松的风格,甚至要有一定的即兴性,以反映人性和真实。审查是比较困难的——哪怕内部审查也是——不太可能每一贴都经高级领导审批。外部审查就更困难了,如果进行严格的外部审查,那这些号就很难经营了。所以肯定是留给账号自主经营权限,用出了问题再处理的事后补救办法。
 
4、国外/西方舆论场会将中国政府官方账号看作是一体的、“一块铁板”
 
西方认为中国是一党权威主义政府,所有部门都是一体的,背后都反应的是政府统一的一致。
 
——如果是个别政府账号发布有争议的言论,他们会说这是试探舆论的反映,或者进行宣传造势,制造某种舆论场
 
——如果一个账号发布的声音引发了大量争议,特别是外国的批评,但仍然能够存在,那就会被认为所发内容代表国家看法
 
——如果有政府账号(包括被认为代表政府声音的账号,比如我们官员在推特上的账号)就一些有争议的内容相互转发,他们会认为这“实锤”了,相关言论肯定是官方态度
 
——有一定重要性或关注度的官员(例如外交部的官员)发布的声音(例如发推特),他们认为肯定是上面层层审批后授意的,一定代表中国官方声音。他们不相信个人在发布这些内容时是有一些自由度的(discretion),或者基于某个大的抽象原则去发表挂你但。他们认为除非提供相反证据,否则所有内容都默认代表官方意见
 
——如果帖子引发争议后被删除,还有一些来自其他政府官号的批评声音,他们会认为这是官方在发现发帖效果不好后,统一部署删帖,并试图通过更多的宣传弥补负面的舆论影响
 
——如果帖子引发争议后,获得了其他政府背景账号的支持,他们会认为这是政府在系统性地部署造势支持,希望一举扭转舆论
 
——如果帖子引发争议,受到了其他机构的批评,除了“一块铁板”下的统一部署之外,唯一的另一种声音是权力斗争:发布声音的代表某个政治势力,反对或屏蔽这个声音的代表另一个政治势力,两者在进行惊心动魄、刀光剑影的权力斗争。
 
总之,怎么都可以黑你。
 
由于中国的体制特点,外媒很容易用这样的方式去解读中国官方账号的言论。其一,他们可能真的就是这么理解的。其二,他们可能也希望用这样的方式理解,这个分析方法是“reductionist”的,简单好用,并且特别适合cynical的人们:他们愿意如此理解中国,并顺势中伤和妖魔化中国。
 
所以,一个账户只要被认为能够反映中国政府官方立场,就需要非常谨慎了。随便是一个年轻小编发布的信息,也会被视为中国国家意志。
 
5、“一块铁板”下的“木桶理论”
 
前面说了,官号的小编数不胜数,水平肯定是参差不齐,总有人见解高,有人见解低,有的人有经验,有的人没经验,有的人考虑周全,有的人轻率,有的人理性,有的人感性。这都很正常。但在“一块铁板”下(认为中国只有一种声音——官方声音),就会出现所谓的“木桶理论”问题:我们政府/国家的形象不是由水平最高的媒体/机构/个人决定的,而是由水平最低的媒体/机构决定的(“拖后腿”)。换言之,我们的领导人对外讲了很多,做了很多,但在木桶短板理论下,很多工作可以被随便一个官员或小编“undo”。这是非常可怕的。
 
6、“木桶理论”下,“短板”劫持全体的问题
 
引发负面争议的往往是哪些见解不高、不小心踩了舆论雷的政府公号。但外界仍然可能把这些公号视为或渲染为官方权威声音,将对它的批评不断升级,上纲上线。
 
到了一定时点,如果太过负面,可能就需要其他部门/机构/官员来对这个行为进行辩护了,这个辩护就是一种挽救政府声誉的“营救活动”了。
 
在同一部门里,彼此利益相连,这种情况可能更加常见:一个官员说了有争议的话题,其他人没有办法,不敢割席,只能表达姿态相护。大家就绑定在一起了。这个发表争议言论的账号/官员,就是木桶里的短板,他制造了问题,却将大家绑定在一起。可以说他不仅限定了大家的选择,甚至是“劫持”了大家。
 
全体让“短板”劫持,是在作被降维的斗争,非常被动,必须摆脱这个情况。
 
7、“Trump化的刷流量” +“一块铁板”+“木桶理论” = 系统性被妖魔化的风险
 
1)Trump化的刷流量——就是说一些非常民粹、讨巧但不严肃、不登大雅之堂、粗俗、有争议和带有冒犯性的言论。
 
但在人类社会里,这样的言论通常能够触达和激发更广泛的人群。所以,为了刷流量,就应该Trump化。
 
2)“一块铁板”:然后中国政府被视为“一块铁板”:任何一个官方媒体能够发布这种言论,背后肯定是高层授意,代表官方的意思。
 
3)“木桶理论”:这样的言论会构成“短板”,负面波及影响我们整个政府体制的形象。此时,救也不是,不救似乎也不是。
 
这就被降维打击了。怎么办?
 
8、外交环境很不友好,我们需要良好的外部环境
 
中国现在所处的国际环境非常复杂。美国一天到晚希望拉拢我们的邻国反对我们,建立反华包围网,把反华作为美国盟友外交的重要筹码。
 
中国还远没有到各个国家都喜欢和欣赏我们的状态,也没有到可以完全自主,不再需要和顾及其他国家的地步。美国是第一强国,美国姑且还要到处拉拢盟友。
 
所以,中国为国际交往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包括在亚洲搞一带一路、搞亚投行,与各个区域经济体/国家的合作,参与RCEP,等等,都是为了搞好和他们的关系,在重要议题上有更多支持我们的声音和力量。在与他们的双边关系上,我们和美国是有竞争的。与这些国家建立比较好的关系对于我们寻求稳定和发展非常重要。这个关系不仅仅是政府之间的关系,还是社会之间、国民之间的立体的关系。我们花了这么多努力去建立关系,却因为官方机构(他们被认为是国家的声音)的网络言论而伤害了得来不易的关系,是一定要避免的。如果处理不当,只会把我们这些邻国推向美国。设想如果在关键问题比如台湾问题上,这些国家都采取不利于我们的态度,我们难道不会处于非常被动的境地吗?我们真的有能力、有必要去拉黑所有人吗?
 
受到国外不友好政府政客的非礼对待,必须予以回应。这是应该的。大国的意思不是忍辱负重,那是弱国。大国要有大国的样子,就要有更高的姿态和风度。要有更高的眼光和站位,以此才能引发尊重。
 
网民怎么骂都可以。这是他们情绪的表达。官方机构和代表必须保持极度的克制和谨慎。你们在国际上是代表中国的。往大了说,你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中国的国运。
 
 
六、官方媒体/账号/声音的发布:怎么办?
 
 
大抵是几个方面。
 
1、针对“一块死板”:要努力解释中国的多样性和问题的复杂性。“哎,他就是一个编辑,他发了就发了,又不代表官方意见。”“他发帖不需要经过程序的,就是他的个人观点”“发言不恰当就要删。这不是已经删了么。”“中国很大,持有各种观点的人都有”。但还不够,可能还要有进一步的表态。下面再说;
 
2、要帮助重点政府机构官方账号的运营者(很可能是一些普通的年轻人)提高政治站位。要:
 
1)让他们看到他们岗位的敏感性、复杂性,每一个言论都可能会产生重大连锁反应。外交无小事;涉外无小事;
2)要帮助他们了解中央的政策。学习最高领导人的外交思想及讲话。我觉得很多人其实是政治学习不足,站位不高,觉悟不够;
3)要结合一些具体的情景和案例,培养他们的敏感度。发帖子也是要有价值观引导的,要树立一些底线思维;
 
3、中国如此之大,要马上提高每一个人的认识,同步、统一所有人是不可能的。还是要从别处着手:
 
1)要培养更多的声音,要有舆论的多样性。让不同人发表不同的声音(哪怕只是官方媒体也没有问题),互有讨论切磋,理性交流;
2)可以有碰撞。譬如@中国长安网的“点火”,可以有善意的批评(笔者是支持胡锡进主编的意见的)
3)如果发的内容不恰当,其他机构可以与发布者“割席”;发布者也可以删帖,承认错误,适当表达歉意。人总会犯错误的。犯个错误很正常,改正嘛!表达歉意可以常态化。表达歉意了事情就过去了
 
4、外交无小事。稍微有点争议都会被升级发酵,然后受限于“一块铁板”及“木桶理论”。所以,我觉得除了对口外事机构及媒体以外,其他官方机构最好避免参与外事评论,以免因为专业度问题、经验问题、口径问题触雷,引发不必要的风波。
 
最后:
 
目前中国所处的国际形势是非常复杂的,也是相当不友好的。G7外长会议上来就是讨论中国挑战,还讨论台湾问题。五眼小弟澳大利亚、加拿大也都在憋坏。现在他们联合在一起,只要在关键问题(比如台湾问题)逼我们、恶心我们,我们就很难受。我们的选择并不多。我们必须把资源、精力、“人品”集中在对我们真正关键的问题上。
 
Trump四年透支了美国无数信用。Biden现在就意在重新为美国攒人品。那我们此时应该做什么呢?我觉得即便不是主动出击,也得对邻国关系分外谨慎了吧。咱们不能保证交上朋友,但要确保不要再树敌。我们必须要有大的战略眼光、站位,也要有长期主义。
 
我还是认为,网民怎么骂都可以,但官方万万不要介入。官方一定要中庸温和,把自己作为理性、平和、有大局观、有战略思维、有大国风范的样子。中国体制相比美国和西方体制的一个很大优势,正是我们的政治家不需要为了选票迎合民粹而做短期主义、符合政客个人利益的事情。我们的政治家可以做长期主义的事情,这正是我们的制度优势。
 
当下,中国要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自己的形象与道德声誉,必须走高端路线,咱们不能搞道德降维,不能美国low我们也low。那在其他国家来看,我们就和美国一样了、成了霸权主义。那我们还怎么和其他国家交往,怎么建立好的关系?怎么传播“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对人类社会长期发展极有裨益的价值观?
 
我们应该好好研究美国的道德信用是如何在全球破产的,千万不要犯美国的错误。
 
中国的党和政府追求的理想主义,弘扬的是正面价值,希望在道德上不断完善自己、提升自己,确立自己。在对国内的政策如是,对国际政策亦如是。
 
新时代,我们在外交上的道德站位是非常高的,但要让其他国家相信中华民族的诚意,相信我们不是美国这样的流氓国家,还需要行稳致远,在事务中实践落实。
 
但今天这个世界,太多虚伪。人们不相信这些东西。你说好听漂亮话别人是不会轻易相信的,觉得你就是在忽悠。最终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我们一个官方机构或个人的不当言论就会让我们许多努力功亏一篑。别人还会说:你看看,暴露了吧,这才是真实的你!——这需要很长时间来修复。
 
一个国家光靠强权和实力是不会得到尊重的(美国)。光靠强大和实力,行稳致远。身体力行,知行合一,始终一贯,真正的占据道德高地,才能让我们赢得尊重,交到朋友,走得更远。
 
笔者写这篇文章时是非常忧心忡忡的。想想,许多事情真的是亲者痛,仇者快啊。我觉得很多人看不到我们目前所处环境的险恶。我们没有到骄傲和飘飘然的时候。如果所有国家联合起来反对我们,我不相信我们能够有一个好的、顺当的民族复兴的通路。而如果中国的外部环境不好,最后是会影响到我们每一个国民的。
 
我们的官方机构和个人代表身上的责任是很重的。关乎国运,超出他们所想。必须要有意识和责任感啊!
 
最后我也相信,中国很大,不同人的认识是不同的,不可能一下改变所有人。允许有更多的空间,更多的批评,更多的声音,更多的自省与修正,会让我们走得更远。
 
(全文结束)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