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任意 > 尴尬的真相:COVID-19外地起源论最终是个死胡同

尴尬的真相:COVID-19外地起源论最终是个死胡同

这两天几则热消息的点评。
 
一、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
 
这个新闻昨天晚间以来在中国自媒体传播非常有趣。
 
典型的段子如下:
 
“14小时前,剑桥大学发表COVID19最新研究报告,终于证明中国的清白,还了中国 一个公道。懂英文的朋友可以点链接看原文。
 
剑桥大学研究报告指出,新冠病毒分三个变种,ABC,其中A类和蝙蝠身上提取病毒最相似,属于祖先毒株。A类在武汉只有极少案例,且包括一个在武汉生活的美国人。A类病毒是美国澳洲的主要类型。B类毒株是中国境内主要类型,且并没有传播出东亚地区,属于建立者效应。C类病毒是欧洲主要类型,亚洲地区的香港,新加坡,韩国皆有此类型。C类型演化自B,B类型演化自A。原文地址:http://985.so/paHm ”
 
流传的另一个版本:
 
“剑桥大学昨天发表论文,认为新冠病毒A类是病毒爆发的根源,而A类集中出现在美国和澳洲,出现于武汉的病毒属于B类,是从A类变异而来。这篇论文发表于美国科学院院刊,如果结论属实,对中国和全球华人都是一件幸事。
 
剑桥大学发表关于新冠病毒的几个变种和传播路径的研究报告。
 
报告指出,新冠病毒分三个变种:A、B、C。A类病毒更多发现于美国和澳洲的受感染者。A类在武汉只有极少案例,且来源于在武汉生活过的美国人。A类和从蝙蝠、穿山甲身上提取的病毒最为相似。研究人员称A类病毒为“爆发根源”( “the root of the outbreak” )。
 
B类毒株是中国境内(即武汉)主要类型,且并没有传播出东亚地区。
 
C类病毒是欧洲主要类型。亚洲地区的香港,新加坡,韩国皆有此类型。且没有在中国大陆发现。
 
研究人员认为,C类型演化自B,B类型演化自A。
 
研究人员采用的研究方法,此前主要被运用于通过研究DNA来追踪史前人类的人口流动。此次是首次运用在追踪新冠病毒的传播路径(“These techniques are mostly known for mapping the movements of prehistoric human populations through DNA. We think this is one of the first times they have been used to trace the infection routes of a coronavirus like COVID-19.” )
 
原文地址: http://985.so/paH4
 
论文今天发表在PNAS (美国科学院院刊),论文链接:http://985.so/paH6 ”
 
从今天白天到晚上,一些老年人也在转发。这些在微信上的绝大部分人是看不懂英文的。提供链接,并且说“懂英文的朋友可以点链接看原文”可以极大增加段子的可信性,方便传播。而如果从一开始就愿意相信这个段子的结论,即便能读一点英文的,大概率也会直接转发。
 
环球昨天晚上就发了一篇文章,解释得是比较清楚的:
 
《这篇被围观的论文,能说明“病毒并非来自中国,而是美国吗”?》http://985.so/paHM
 
另外也有对这个新闻比较客观的报道:《新冠病毒变异3种毒株:中国B型多,美国大量A型,欧洲主要C型 》 http://985.so/paHQ
 
大意是,病毒在传播中,变异发展成了ABC三种。
 
A型是与蝙蝠和穿山甲体内发现的新冠病毒类型最为接近的,被认为是新冠病毒爆发的根源。
 
B型是A型病毒经过两次变异而成,是武汉最常见的病毒类型,在中国本地变异缓慢,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变异则迅速。
 
C型经过B型一次变异而成(B型的“女儿”),通过新加坡传入欧洲。
 
回到A型。武汉当然也存在A型,最早感染A型的美国人就是在武汉长期居住的。他们最后回到美国,在美国确诊。
 
病毒四处传播,在过程中是可以不断变异,形成新的分支和谱系的,美国发现的病毒在源头上古老,是因为变异缓慢,但通过旅行社,都可以追溯到中国武汉。
 
这是看完这则新闻全文及大致浏览论文后的英语世界读者的直观反映(不考虑政治偏见和取态)。
 
这个案例和更早时候的一个美国起源论《台湾节目追溯新冠病毒源头,然后追到美国去了》逻辑是完全一样的。当时,节目嘉宾援引了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华南农业大学和北京脑科中心在chinaxiv论文预印本网站上联合发布的一篇论文,错误理解,认为COVID-19病毒的爷爷版本只能在美国找到,中国只有孙子版本且找不到爷爷版本,因此推理COVID-19起源美国。
 
在3月初中旬时就有一些文章。《驳斥阴谋论!中科院新冠病毒论文中美国基因组的来源分析》(20200303) http://985.so/paHT
 
《批驳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六个错误假说》)(20200314) http://985.so/paHV“第六个错误假说:“病毒基因单倍型辈份说”
 
《新冠病毒源头在美国?》(20200310) http://985.so/paHY
 
论文原文:《Decoding evolution and transmissions of novel pneumonia coronavirus (SARS-CoV-2) using the whole genomic data》 http://985.so/paJa;http://985.so/paJd
 
论文里面讲得很清楚,几个爷爷辈的单倍型(H13、H38)都是有武汉/中国旅行史的。武汉找不到“爷爷辈”单倍型的原因和采集病毒样本的时间有关。武汉的样本采集时间是2019年12月24日和2020年1月5日,采集时间较晚,此时爷爷辈的单倍型可能已经被父辈、孙子辈的单倍型替换。
 
这个论文在社交媒体上被错误解读的逻辑与方式和剑桥大学论文几乎完全一样。都是由个人对学术论文刻意断章取义或误读,然后通过等社交媒体进行传播。
 
大多数公众一方面完全缺乏相关领域的知识与训练,另一方面不会阅读英文(这些论文都是用英文撰写),所以一看到引用学术论文,就会信以为真。
 
利用对学术论文的断章取义或误读来传播代表特定政治立场的观点(即“COVID-19美国起源论”)是这次疫情里的一大特色。
 
其实如果有人出来做一个民调,一定会发现一个趋势:
 
——对方方在海外出版日记越不满的人(爱国人士),越有可能相信病毒的美国起源论;
 
——越是同情方方在海外出版日记的人(体制批判者),越有可能相信病毒的中国起源论。
 
当然这只是个大趋势,不是绝对的,不能简单适用到每一个人。
 
目前看,这些科学论文都很清晰地指向武汉(或更广的范围,即华中/华南地方)起源,也就是最早的病毒携带者都有武汉/华中/华南居住史/旅行史。这是一个最大、最明显的共性特征。他们指向一个显见的可能性,即病毒发端自武汉、武汉周边地方,但也有可能是华南其他地方(深圳/广东),输入武汉。然后,病毒在武汉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等地出现社区传播。病毒携带者从武汉将病毒带到全球各地。
 
这种判断当然只能基于实证,而不是政治立场。病毒最初在武汉被发现、疫情在武汉爆发,,且过去几个月以来的诸多基于基因的研究,形成了一整套证据,把武汉起源作为一个最有力的假说(hypothesis)。待证据进一步丰富后,就可以形成一种理论(theory)。
 
而实际上,除了武汉起源这个假说外,科学家们(而非中国微信/微博上的网友)即便对武汉假说不完全满意,目前恐怕也提不出第二个更有说服力的说法。
 
而由于这个议题突然变得十分政治化,中外学者都怕卷入政治,开始回避提出看法——无论是钟南山,还是剑桥大学的Peter Forster,都不愿再发表意见,只会含糊表述:“……还不能最终证明”。
 
实际上,科学的基本原则就是“可证伪性”(falsifiability):只要有人能够拿出一个证据,证明更早的病例来自其他地方,一方面在基因上更加古老,另一方面没有任何的武汉接触史,就立即可以推翻武汉起源的假说。
 
科学是实事求是的,对此完全开放。
 
同时,武汉起源假说享受的“可证伪性”适用于一切科学理论的——从进化论到相对论。科学方法论区别于宗教迷信的最根本基础。然而,可证伪性本身 并不等于 合理怀疑(reasonable doubt)。一个假说或理论可以通过反面证据推翻只是一个逻辑的可能性。这个逻辑可能性的存在不构成质疑这个假说或理论的合理怀疑。要形成合理怀疑,需要提供证据。
 
 
二、“纽约的疫情主要来自欧洲,而不是亚洲”
 
这也是一则前两天非常热的新闻。源自《纽约时报》4月8日的报道,“最新的基因研究表明,新冠病毒早在2月中旬就开始在纽约地区传播,也就是第一个确诊病例出现之前的几周,而携带病毒到纽约的主要是欧洲旅客,而不是亚洲旅客。”
 
美国在2月1日就对中国进行旅行限制了,Trump对此极度自满,认为立了大功。那为什么COVID-19仍然会在美国大爆发?
 
这是因为欧洲已经开始爆发了呀。病毒从美国的后门——欧洲传入。
 
COVID-19防疫抗疫已经在全球发生几个月了。它的特性非常清楚:传染性极强(R0恐怕远远不止2,而是5的水平)。只要一个外地传入,经由超级传播者进行本地传播,就会出现本地爆发。按照每数日翻番的速度,几周时间就可以导致本地触发。
 
这则新闻对美国与中国读者来说得出的观感和结论也完全不同。美国媒体报道欧洲输入,就是想抨击Trump封关措施做得不到位,但和病毒起源毫无关系。美国人认为病毒100%是武汉起源。这个根本没有讨论的余地。
 
而中国读者看完可能会认为:
 
其一,美国病毒输入和中国无关了,是欧洲的事情。所以不要来怨中国。实际上,美国政客完全不会因为COVID-19是从欧洲输入就停止抹黑中国。他们认为欧洲病毒本来就是是从中国输入的,最终,还是中国影响了全世界,而且这样更会让他们试图联合欧洲一起问责中国。
 
其二,一些非常希望找到境外起源证据的读者可能会藉此认为,COVID-19一开始就是从欧洲发源的,和我中国无关。这种想法就更脱离现实了。病毒的传播路径和起源是就没有关系。
 
稍微细究,就会发现这个新闻没有什么意义。
 
三、“美国情报机构去年11月就已警告“病毒灾难”
 
这则新闻来自美国主流媒体ABC。环球报道:《美媒:美国情报机构去年11月就已警告“病毒灾难”》http://985.so/paJs
 
今天自媒体上获得广泛转发的跟进报道:《CNN的新闻印证了COVID-19是美国军方故意释放到武汉的》 http://985.so/paJu
 
公众号“西西弗评论”介绍了这个新闻的背景及做了初步分析。 一则非常诡异的新闻-美国情报部门在去年11月就知道了传染病在武汉蔓延?
 
这个新闻的大意是,早在2019年11月下旬,美国情报官员就警告说,一场传染病正在中国武汉地区蔓延,这场传染病非常严重,会改变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对人口造成威胁。有四个消息源向ABC透露了上述信息。
 
美国的国家医学情报中心撰写了一份详细的报告。撰写这个报告的目的是提醒这个失控的传染病将会对美国在亚洲的驻军造成严重威胁。有两名熟悉这个事情的官员向ABC透露了这个报告。
 
ABC新闻放出后,4月9日,美国国家医学情报中心的负责人正式辟谣。原文说,国家医学情报中心原本是不对情况相关信息发表评论的,但是为了在目前的公共安全危机中保持透明度,我们确认,媒体报道的那个2019年11月与冠状病毒有关的情报评估是不正确的,没有这样的报告存在。
Trump也专门发了twitter辟谣:
原载知乎的文章直接与军运会阴谋论联系上了,称这就证明了美国军方通过军运会在武汉投放了病毒。
 
笔者初步判断如下:
 
1、笔者完全不相信这种阴谋论,领域内的科学家们对此也不屑一顾。实际上,在西方坊间真正流传的说法都是不利于中国的,即武汉病毒所因为某种流程失误导致病毒泄露。这在海外反中的华人圈内(例如香港反中黄营)也极有市场。但占压倒性绝大多数的西方科学家认为这都是不可能的,根本就不值得推敲。
 
2、新闻中指称的情报收集方式也非常诡异,例如重点提“卫星图像”。请问如何透过卫星图像看传染病爆发?
 
3、ABC和CNN新闻里介绍的情报机构知会的部门也很奇怪。这是传染病防控,来来去去都是CIA、五角大楼、情报圈,怎么不去报告HHS(健康和人力服务部)及美国CDC?
 
4、如果真的存在这个报告,Trump、白宫和美国国家医学情报中心会模棱两可,闪烁其词,不正面回应,但不会以这样的姿态和形式斩钉截铁的辟谣。
 
5、白宫一直想方设法将国内COVID-19应对不力的责任推诿给中国,这个叙事已经进行很长时间了。如果美国在11月份就发现中国有瞒报证据(且通过卫星图像都能发现,这得是修建了多少个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还是有卫星都能看见的公开尸体掩埋场啊?),那早就拿出来通报全世界要挟中国了。美国没有这么做,说明这些报告不存在。
 
6、美国媒体爆这个新闻的目的不是为了说明COVID-19是美方起源的,甚至不是说中国政府瞒报——因为他们认定中国政府100%瞒报,都不用讨论。他们的根本目的不是指责中国,而是要指责Trump政府防疫不力、不作为、有重大过失。美国现在疫情极度严峻,民主党极度希望就此事做文章把Trump推下马。因此,如果民主党认为这个事情稍微靠谱,就会紧要不放、穷追不舍。政客可以组织要求举行听证会,要相关部门负责人出来回答问题、接受问责(形式上可以闭门听证)。你们监测到了什么?你们向哪些部门汇报了情况?这些部门作何反应?民主党会尽一切力量挖掘和实锤白宫在其中的过失,并加以放大利用。而如果民主党认为这个事情不太靠谱。就不会有下文了
 
7、COVID-19传到美国,已经造成超过50万人感染,2万人死亡,是一个极为罕见的公共卫生危机。如果美国政府有重大隐瞒——包括不作为、失职,甚至“投放病毒”这种天方夜谭般的做法,那肯定也会有“吹哨人”向社会公布不为人知的黑幕。几家主流媒体如NYT、WP的记者会尽最大努力挖掘政府黑幕。如果没有新的吹哨爆料,媒体也不了了之,说明此事根本不靠谱。
 
笔者认为这则新闻不靠谱,大概率会在未来几日石沉大海。
 
小结:中国民间似乎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病毒起源论上,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认知陷阱。这本质说明中国民众的不自信结合原罪感,认为自己要给全世界担责任。好像真的只有证明病毒不来自中国,才能“自证清白”,“洗脱罪责”,不需再还世界一个道歉。而纵观全球,抹黑中国最不遗余力的就是美国。所以病毒起源论自然要扣到美国身上。
 
这就是美国病毒起源论的根本逻辑。
 
民间有这样的朴素想法是没有办法的,这也是老百姓的自由,但中国政府自己千万不能涉足这个领域,对民众应该健康引导,同时尤其不能向外输出廉价的“美国起源阴谋论”。这种阴谋论只在中国内地有市场,基本属于内宣,不属于外交。它只会给我们的外交工作及国际形象带来巨大负面影响,有百害而无一利,应该完全避免,中国官方极力回避陷入病毒起源论这个没有出路的死胡同里,应当坚定不移的恪守“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全人类社会应齐心协力众志成城抗疫”的叙事。
 
另外,应该清楚地看到,反对将病毒用特定国家或地方冠名是为了避免污名化和歧视,这和病毒从何地起源是毫无关系的!即便我们最终发现COVID-19是越南起源,也不能叫它越南病毒;即便我们发现COVID-19是美国起源,也不能改口叫它美国病毒。同样的,即便它发端自武汉/中国,也不能叫武汉/中国病毒。病毒叫什么名字,和起源地没有关系。
 
所以,不要再纠结COVID-19的起源了,这是一个无法获得他国认可与理解,没有出路的死胡同。
 
文章原载于“tuzhuxi”微信公众号(2020年4月12日)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