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任意 > COVID-19“境外输入说”的源起及阴谋论

COVID-19“境外输入说”的源起及阴谋论

本文只讨论新冠病毒(COVID-19)“外地起源”的阴谋论及观点。所谓“外地起源”,其实就是指美国起源。
 
而这只是COVID-19阴谋论/起源说“家族”中的一个分支,还有一类阴谋论认为病毒是本地起源,因疾控/病毒研究泄露所致(而且被认为是研究生物武器),这种阴谋论在港台反对派及海外反华媒体中有广泛支持者,在海外也有流传。一些主流海外媒体为此做过辟谣。
 
以下回归正题。
 
目录:
1、 关于SARS起源的阴谋论。
2、 外国“生物武器”/“基因武器”说的退潮。
3、 “基因武器”说转向更“单纯”的“境外输入论”。
4、对境外输入假说的一点总结。
5、COVID-19的到底起源自哪里?
6、“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及政府的取态。
 
 
正文:
 
1、关于SARS起源的阴谋论
 
2003年SARS暴发后不久,坊间就一直有关于SARS起源的阴谋论。
 
早在2003年春,就有俄罗斯科学家Kolesnikov及Filatov认为SARS是腮腺炎和麻疹的混合体,称这种结合不可能自然发生,只能在实验室合成。
 
但很快,中国内地/香港的科学家就发现病毒为冠状病毒,宿主系果子狸,其身上的病毒与人类身上的病毒有99.8%的同源性。2017年,石正丽团队在云南省某洞穴内发现了的菊头蝠种群中含有SARS病毒的全部基因组组分。
 
例如2003年10月,中国老龄科研中心原副研究员童增在《最后一道防线——中国人基因流失忧思录》一书中提到,“SARS是美国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美国在内的各国研究团队掠夺了大量的中国人的基因信息,足以制造出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2003年虽然没有互联网,但是有BBS及各种网络论坛上,阴谋论在坊间也有广泛传播。
 
这次疫情以来,这篇文章的内容又透过网文《细思极恐,当年中国非典,是美帝对我们的生物战》等文章在网上广泛传播。
 
当时SARS阴谋立论最主要的一个基础是认为这个病都是感染中国人的。中国感染者占比九成以上,而白种人中招极少。东南亚感染国家中,又以华人群体为主。由于这种打击上的“不对称性”,人们怀疑就SARS是美国研发专门针对汉民族的基因武器。
 
今年一月下旬二月初,疫情暴发初期,病例尚集中在湖北武汉,SARS时的阴谋论立即被循环利用,通过移动互联网及社交媒体进行广泛传播。我在网上观察,受这种阴谋论影响、不能形成独立客观判断且积极参与转发的不仅仅是街坊大爷大妈,还包括一些受过高等教育者。
 
2、外国“生物武器”/“基因武器”说的退潮
 
2020年2月18日,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发表了一篇有来自8个国家27名知名公共卫生科学家的联署声明(其后更获得近300名全球医学家签名支持),明确反对COVID-19是人造武器的阴谋理论。
而到3月份,COVID-19开始在全球广泛传播,并且集中暴发在欧洲,并开始肆虐北美。
 
目前看来,虽然有了一到两个月的缓冲期,可以全面吸收、模仿、复制中国及WHO提供的抗疫经验,但欧美COVID-19最终的暴发情况可能比中国内地还要严重,对欧美的公共卫生及经济安全也造成巨大伤害,这时,SARS阴谋论的立论基础即病毒是“美帝设计的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一说就不攻自破了。
 
(另一条平行的阴谋论在境外的坊间传播——中国疾控/病毒研究泄露论。COVID-19的海外传播对于驳斥这种阴谋论显然并没有帮助,但这不是本文探讨的内容)
 
3、“基因武器”说转向更“单纯”的“境外输入论”
 
境外输入的说法从2月下旬开始出现,暴发在2月27-28日,有意思的是仅指向一个地方——美国。追溯了一下它的发展源头。
 
大背景铺垫:美国流感的宣传
 
1月份以来,美国媒体无论左右都在不断报道宣传流感(influenza)的病死人数及病死率,笔者认为这是因为美国人比较熟悉流感,只有放到流感框架下才能比较、理解COVID-19。另外,在疫情跨国传播暴发后,美国媒体仍念念不忘地强调流感才是最大的危险。
 
【兔主席点评:这些报道使得全球对美国流感有了很多认识。美国恐怕是全球研究应对流感最有经验的国家之一,拥有常年积累的大数据。同时,美国人口对流感的公共卫生认知水平相对较高,并且也为美国人构造了通过流感理解严重呼吸道传染病的思维框架。】
 
1) 2月21日的日本节目
 
 
2月21日,日本朝日电视旗下的ANN News一期节目中报道说美国这一轮流感季已经有2,600万人患病,1.4万人死亡。2月14日CDC从疑似流感的患者收集到的检测样进行调查,发现其中掺杂了一些非流感病例。目前一些大城市已开始评估是否进行大范围病例检查。因为检测问题,现有的流感案例中也有可能混入COVID-19。
 
【兔主席点评:美国有这么多的流感,疫情如果来袭美国,如果不去加强检测手段,就很容易出现COVID-19漏网之鱼,甚至不能排除现有案例中已经有COVID-19。另外,美国有没有可能存在本地案例?截至当时美国还没有公布本地案例,患者都是钻石号公主上的,但从科学角度看,不能排除本地传播的可能性。但这并不是说COVID-19就是源自美国的。这是一个巨大的逻辑跳跃。
 
实际上,每年各国都有大量人因为流感死亡(如我前两天才知道,英国每年病死8,000人),但并非每个国家都有详细统计。同时流感往往与基础病及其他并发症共同共同作用,可能存在未能准确统计的情况。这是控制COVID-19传播的重大风险。
 
但对于读者来说,看完中文版新闻的印象是,COVID-19很早就在美国传播开来了,而且有大量案例,那最初病一定是从美国来的。】
 
2)2月23日,武汉军运会5名美国运动员输入论
 
 
 紧接日本“朝日电视”报道后,就是军运会美国军人运动员输入论。据说,2019年11月7日,武汉举办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期间,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组建的军运会防治传染病疫情的医疗团队前后救治过5位外籍输入性传染病运动员。最初未披露这些运动员得的是什么病。坊间就开始流传其有可能是新冠病毒。
 
在2月25日,对此说法就有辟谣《武汉世界军运会是新冠病毒传染源头?谣言!》http://ask.kedo.gov.cn/c/2020-02-25/1019499.shtml 
2月23日20点,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电话里明确回复记者:“武汉军运会期间,我们接收的五名外籍运动员,患的都是疟疾。”
 
【兔主席点评:尽管进行了辟谣,但这个说法挥之不去。看到谣言的人多,看辟谣的人少。它为构建COVID-19美国输入的“故事”起到了阶段性作用】
 
3)2月27日的钟南山讲话
 
2月27日,钟南山表示:“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兔主席点评:钟南山的讲话没有任何问题。从科学的角度出发,只要不是通过科学手段最终确定(可能需要要更长时间),就不能完全排除外地起源的可能性。这和新冠肺炎是一样。我们可以通过临床确诊,但临床也不是100%,还需要配合检测试剂。逻辑上,我们可以说COVID-19很可能(probably)最早出现在中国武汉——因为这是目前一切证据指向、最显然易见的解释——但仍旧不能百分之百排除,有可能(still possibly)起源在外地。科学的精神是,只要出现新的证据,就可以推翻原来的假说。我认为,钟南山没有道破的潜台词是probably,但因为这个问题比较敏感,也与当前抗疫工作无关,因此强调的是still possibly。
COVID-19的起源地研究可以留给学者们后续去研究。
 
但不知道为何,许多读者看完钟南山讲话的感受是COVID-19发源地很可能(probably)不在中国。】
 
4) 2月27日的台湾电视节目
 
 
2月27日,台湾一个电视节目中,新党台北议员潘怀宗在政论节目中称COVID-19源头在美国。但其论点十分荒诞(“电子烟肺炎源起论”),即2019年12月美国有两千多例因为电子烟引起的肺炎,将电子烟引发的肺炎与新冠肺炎混为一谈。
 
【兔主席:这个新闻通过自媒体广泛传播,大陆虽也有许多专家进行驳斥,包括《腾讯较真:台湾专家称电子烟肺炎是新冠与新冠源头在美国纯属谣言》https://www.bluehole.com.cn/news/details?id=39458 但在网络时代,大多人可能不会再跟进阅读。最初的报道已经起到了让人们相信COVID-19美国源起论的添砖加瓦的作用。】
 
5)2月27日流传的CNN新闻截图
 
2月27日,一个截图开始流传,附文字“重大新闻:美国承认第一例新冠源自美国”。这个截图在各种群里广泛流传,不乏受过高等教育人士的群。
 
 
【兔主席:这是CNN报道2月26日美国在北加州发现了首例来源未知的COVID-19病例。CDC发现了一个人,这个人没有任何境外旅行史、接触史,但是感染了COVID-19。翻译过来就是说,这是美国CDC高度怀疑或确认的第一宗本地传播。此新闻截图不但被曲解,还在各种群广泛传播,让人十分吃惊。】
 
6)2月27日媒体报道美国女子一月份即死于某种冠状病毒
 
 
参考《美媒爆1月8日美国一女子感染冠状病毒后死亡》http://news.ifeng.com/c/7uPfgJTcJFd 原发是《环球时报》,称一个女子死于某种冠状病毒。
 
这个报道的意思当然就是暗示COVID-19是来自美国的。这是读者唯一能够得到的感受。
 
【兔主席:我专门去看了引述的新闻:《Virus contributing factor in Montrose woman's death》
https://www.kjct8.com/content/news/Death-Certificate-Montrose-woman-had-coronavirus-but-health-officials-say-dont-panic-568230471.html
 
正文说,一名在科罗拉多州Montrose的女性于1月8日死于某种冠状病毒(coronavirus),死因列在死亡证明上。家属对此非常不安,认为这是不是COVID-19?当地医学专家耐心解释说,这是普通冠状病毒,不是“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感染普通冠状病毒的症状和普通感冒(common cold)是一样的。实际上,许多普通感冒的来源就是“冠状病毒”(coronavirus),这些都是温和的病毒。
 
大部分冠状病毒产生的是普通感冒。导致SARS、MERS、Covid-19这些严重呼吸道传染病的虽也是冠状病毒家族的成员,但却是十分稀有的种类。西方媒体对COVID-19的表述是不科学的,对COVID-19都称为“coronavirus”(冠状病毒),忽略了“新型”两字,更没有和中文早期表述常带的“肺炎”两字。这就会给公众造成误解,以为冠状病毒都是SARS或COVID-19。
 
这种错误认知再传回中国,就让人们以为COVID-19是在美国暴发的了。】
 
7)2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的表态
 
 
2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组织专家表示:
 
“关于任何疾病的来源,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冠状病毒是全球现象,在全世界都存在。它们在某个地方出现,是自然史上的不幸事件,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去责怪其地理来源,而是关注如何应对及遏制病毒。当然我们需要了解病毒的来源以便于控制它,避免其再度来袭,而不是去责怪谁,或是哪种可怜的动物的过错,动物没有错。我们要小心自己的语言,不幸的是,污名化的语言及指责成为全球描述(用语)的一部分,这没有益处。”
 
【兔主席点评:世卫组织专家说的意思很清楚,不要去纠缠病毒是哪里起源的了。病毒现在广为流传,这条已经不重要了,应该关心如何抗疫。另外,也不要去责怪可怜的动物。世卫组织在很早时就呼吁国际社会合作,不要进行歧视,也不要对病毒贴污名化的地域标签。
 
这个讲话被中国读者理解、翻译为:世卫组织也认为COVID-19这个病毒不一定起源自中国】
 
4、对境外输入假说的一点总结。
 
1)  COVID-19境外输入的“故事”是在2月下旬开始构建的,集中在2月27日-28日两天。
 
2)  “COVID-19境外输入说”的起源地全部指向美国,没有第二个“嫌疑国”。
 
3)  “COVID-19美国输入说”是逐渐构建起来的,具有感性成分、信仰成分,不是通过单一的证据或事件。
 
4)  个人一旦相信了“COVID-19美国输入说”,就会四处找寻证据支持这种说法,无论证据有多牵强。
 
5)  生物/基因武器之类说法阴谋论色彩太强,已被主流摒弃;人们倾向于认为这是来自美国的一般输入性疫病:既然美国流感之类呼吸道传染病那么多,病毒就有可能是从你美国来的呗(实际上流感是全球性疾病,中国每年流感死亡人数也有8~20万,只是美国的统计比较全面,宣传比较多(“美国流感”的铺垫)。
 
6)  和其他国家一样,美国也会把流感与COVID-19混淆——要强调的是这个情况对所有国家都一样,例如武汉初期也存在区分COVID-19及其他呼吸道疾病的挑战,而这正是COVID-19抗疫的难点。武汉初期有患者死于肺炎但未被确诊的,就是这种情况。但只要和美国联系起来,网友就会逻辑跳跃,认为这是COVID-19来自美国的证据,全球零号病人就出现在美国。
 
7)  有特定政治立场和取态的人群会更容易相信COVID-19美国输入说——通常为爱国主义者、民族主义者、体制捍卫者等。另外年纪大一些的人因为历史教育及知识结构问题,也比较容易受到影响。
 
8)  对这些政治立场与取态的人来说,将COVID-19起源国指向美国是有特殊意义的,可以说是一种心理需要、认知需要,因为美国现在是我们在国际政治及意识形态对立面。美国及海外反华阵营通过COVID-19来指控、“黑”中国,因此没有什么能够比反证COVID-19本身即来自美国更能颠覆这种指控了。
 
9)  专家学者只要说无法100%确认COVID-19起源地是中国,网友就会逻辑跳跃,认为COVID-19病毒100%来自海外。
 
10)  国际舆论场上一些“避免政治不正确”、淡化病毒起源地以避免地域歧视的说法,都会被国内网友诠释为是在说明COVID-19来自海外。
 
11)  只要对COVID-19中国本地起源说有人任何不能信服之处,就会逻辑跳跃,认为COVID-19一定是起源于海外(符合阴谋论的认知特征)。
 
12)  我国的“公知”、灯塔主义者、体制批判者一般很难相信及接受这种叙事。因为他们的立场和取态决定了,“COVID-19美国输入论”这种说法将严重干扰他们对2019疫情的整个叙事。他们的叙事是:疫情自中国暴发的根本原因是体制问题。因为没有吹哨人,或吹哨人没有起到作用,使得疫情在暴发,向全球辐射。一切都是体制原因。“中国欠全球一个道歉”。“COVID-19美国输入论”是从根本上颠覆这个叙事,是“毁三观”的,所以绝对不能接受。
 
13)  海外华人社会的反中势力(例如香港的深黄和台湾的深绿)接受的则是180度相反的故事,包括咬定病毒系由本地疾控/病毒研究机构的泄露事故所致。
 
最后,一言蔽之,有什么样的立场取态,就会选择相信什么样的故事。
 
5、COVID-19的到底起源自哪里?
 
钟南山实际的观点应该是,疫情最初发生在中国。当然要首先从中国开始考虑。但从科学的角度,也不能完全排除境外起源。但首先肯定要考虑中国起源。
 
张文宏的看法更有力,符合流行病传播特征:“中国只有武汉最先出现了这个新传染病,如果是外面传到中国来,应该是几个中国城市同时发病,而不是有时间先后”。
 
这个分析的内在逻辑很强:迄今为止,全球能够追溯的最早案例都还在武汉,并且其中绝大都数都与野生动物交易市场相关(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因此暗示很可能和处理野生动物有关。
 
如果由境外输入(特别是如果从美国输入),那COVID-19应该在北京、上海、深圳、香港等与人口互动最多的地方同时出现,甚至还应该先于武汉出现,。而且,如果是从美国这样的国家输入,那应该同时在所有与美国有密切人流互动的国家出现,包括欧洲大陆、英国、加拿大、拉丁美洲、中东等。
 
认为由美国(或其他国家输入武汉)的假说,需要回答这些问题:
 
1) COVID-19是传播性如此之强的一个病毒,如果在美国出现,没有被人注意,没有任何防控措施,已经能够传到千里迢迢之外的武汉,难道在美国本地就没有传播么?很可能不但在本地已经传播,而且已经暴发了。那为什么没有在本地被发现、被检测出来?这就不是美国一地疾控的失败,而是美国从联邦到各州、各地方的传染病防控系统的集体失效;
 
2) COVID-19能够从美国传到中国,为什么不能够传到其他国家?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为什么没有一个国家发现COVID-19?难道说所有国家不同的传染病防控系统同时失效?
 
3) COVID-19能够从美国传到武汉,那为什么不能传到北上广深香港澳门台湾呢?唯独武汉能够发现,难道所有其他其他地方的传染病防控系统也同时失效?
 
4) 外地输入的正常逻辑是,如果武汉发现了COVID-19病毒,那很可能病毒已经在全球多个地方传播了。这正是2月份以来全球各国确诊本国COVID-19病例时所处的情形。
 
5) 难道武汉拥有全球、全中国最领先的传染病防控系统,发现了全球各地都忽略的病毒?显然,如果这样去推理,反对派会指出——这是不可能的。如果说全球只有你能检测出这个病毒,那说明病毒就是你发明的(然后推到进入“中国疾控/病毒研究泄露阴谋论”)
 
对一个事情的解释越绕,越复杂,越牵强,就越像阴谋论。
 
阴谋论的另一个典型特征是“不可证伪性”:阴谋论支持者的认知倾向是,只要你不能100%论证说某个“阴谋”是不成立的,不能排除0.0001%的可能性,那这个“阴谋”就是真相。阴谋论是不可证伪的。
 
这是一种典型的认知谬误。它不是去客观描述和还原现实世界,而是在构建一个满足个人心理需求的叙事。
 
最简单直接的解释往往才是真相。因此,笔者的观点是(这不是流行病学专家的观点,而是我的个人看法)COVID-19是起源自武汉/湖北的,中间宿主很可能是某种野生动物,这个疫病在之后的一到两个月内传到了世界各地。
 
病毒是无国界的,COVID-19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2020年及往后要共同面对的挑战。
 
6、“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及政府的取态
 
今天,个别外交部官员在twitter上发文支持了这种观点,引起了巨大的舆论反响。
 
笔者以为,从个人层面,被这种说法所吸引都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认可这种假说,表示这种假说的广泛传播性及影响力。
 
但这种说法是没有科学依据的,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如本文所列,基本属于阴谋论的范畴。
 
如果在俄罗斯,且这个问题涉及你死我活的主权斗争,那么他们将利用国家资助的互联网信息工厂“IRA”制作大量的文宣材料广泛向全球传播,如果不能说确立某种观点,至少可以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
 
但俄罗斯政府会承认自己参与过这种行为么?绝对不可能!不管背后如何操作,但台面上的政府必须与此保持最严格的界限,绝对不能参与到或被认为参与到阴谋论的宣传推广上。
 
所以这几位外交官员的做法是很欠考虑的,他们的行为会被外界认为是中国官方的态度。
 
笔者很欣赏奥巴马夫人Michelle在2016年Trump大选时为民主党助选时的一个口号:
 
“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大意:当他们采用低级的手段时,我们更要采用高级的手段。中文类似表述包括,“我们不能自跌身价”,“行得端,坐得正”,“不与他们一般见识”。“君子不与小人斗”,“要高大上,不要下三滥”……)。
 
Trump强调病毒是foreign virus(外国病毒),从中国经欧洲输入时,反对派媒体CNN讽刺Trump:“病毒已经在美国了。病毒是没有国界的啊!”Trump还爱在twitter转发未经核实的、阴谋论的素材。Trump的这些行为都很low,全世界都看在眼里。
 
中国政府这时就要,“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要高风亮节,万万不能被Trump带到沟里去,在道德上降维斗争。
 
外事工作者尤其要注意这一点。
 
(全文结束)
 
文章原载于“tuzhuxi ”微信公众号(2020年3月14日)
 



推荐 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