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任意 > 数据看疫情:3月11日的欧洲/意大利/伦巴第=2月4日的中国/湖北/武汉

数据看疫情:3月11日的欧洲/意大利/伦巴第=2月4日的中国/湖北/武汉

重点:
 
1、欧盟的COVID-19累积确诊患者占人口比例将在明天超过中国。
 
2、3月11日欧洲的疫情,从新增、累积病例、占人口比重等都与2月4日的中国相符。
 
3、3月11日意大利的疫情,从新增、累积、占人口比重等都与2月4日的湖北相符。
 
4、3月11日意大利伦巴第的疫情,从新增病例、累积病例、占人口比重等都与2月4日的武汉相符。
 
5、意大利的病死率是湖北/武汉的两倍左右。
 
6、欧洲的疫情只是刚刚开始。按照这个趋势,情况将比中国糟糕得多。
 
给大家报告一下欧洲的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数据。因为表格已经做好了,以后每天都会更新一下。
 
之所以统计欧洲数据,因为欧盟26国人口都是自由流动的,相互不设边境和海关。一个人到了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就可以自由通过公路、铁路、飞机、轮船等访问其他欧盟国家。
 
申根数据也很重要,申根协议国允许持有申根签证的外国公民在申根区域内流动。
 
欧盟现在是COVID-19疫情暴发区。如果要防止欧盟输入,就必须将欧盟国家作为一个整体看待。不能只针对个别国家(例如法、德、西等)。
 
Trump今天宣布对欧盟国家进行30天的旅行限制,禁止除美国公民外的人员自欧盟访问美国,就是将欧盟作为整体看待。
 
如果假设韩国是第二波的话,意大利就是第三波。COVID-19疫情的第四波暴发将集中在欧盟其他国家、英国及美国几个地方。中国应当全力做好防控措施,防止重新从境外输入COVID-19,使得前期通过武汉/湖北封城及全国防控取得的艰难成功功亏一篑。
 
国际疫情暴发之下,到了防疫更加“吃劲”的时候。
 
 
现在看看数据。
 
以下是截至北京时间3月13日凌晨的数据,统计到了欧洲的3月11日全日,部分国家更新了3月12日白天的数据:
 
 
今天欧盟国新增约4,824案例,累积确诊约2.3万。剔除英国后,欧盟人口为4.44亿(大约为中国的30%)。目前,COVID-19累积确诊病例占到了欧盟人口的0.0052%。
 
相比之下,全中国截至目前累积确诊者占总人口的0.0056%,从患者比例看,欧盟已极度接近中国全国水平,只要明天再新增确诊2,000例,患者比例就会超过中国。
 
再把欧盟的数据与中国进行比较,会有非常有意思的发现。
 
我们发现,3月11日的欧盟/意大利/伦巴第与2月4日的中国/湖北/湖北的数据非常、非常相似。
 
最主要的区别在于病死率。意大利贡献了欧盟绝大多数的死亡病例,拉高了欧盟整个病死率。而意大利/伦巴第的病死率是湖北/武汉的两倍左右。
 
我们不知道意大利发生了什么。但从数据看来,意大利比2月初的湖北/武汉形势严峻得多。
 
中国距离意大利是万里之遥,大概只有透过数据,才能让人们了解那边的形势。
 
再看看其他国家。患者占人口比例最高的几个欧盟国家为:
 
圣马力诺:0.20% (意大利的十倍)
冰岛:0.032% (这是一个30万人口的效果。按患者比例看,和2月4日的湖北一样)
挪威:0.013% (再来一个翻番就达到意大利目前0.02%的水平)
丹麦:0.011% (再来一个翻番就达到意大利目前0.02%的水平)
瑞士:0.010% (再来一个翻番就达到意大利目前0.02%的水平)
(其他供参考:韩国,0.015%,伊朗0.012%)
 
之所以考虑患者占人口比例,是因为医护资源、床位等都与人口成比例关系。以上几个国家(意大利、圣马力诺、挪威、丹麦的人均床位数非常接近,每千人3个床位;瑞士稍微高一点,每千人4.5个床位)。只要疫情暴发,就将摧毁甚至瘫痪医疗体系。
  
笔者之前写过欧盟成员国之间相互封关、限制人口流动的巨大难度。
 
具体而言,限制人员流动有两种措施:
 
措施一:限制外国人士进入本国——封关——例如奥地利、斯洛文尼亚等国限制人口由意大利流入,对意大利进行某种形式的封关。
 
措施二:限制本地人士流出——封城/封省——例如意大利最初对北部地区,目前对全国的限制人口流出(“lock down”)。
 
在欧洲国家,两种措施都有执行难度。
 
措施一“封关”的难度:欧盟国家都是互通的,人口自由流动程度可比中国的省份。奥地利、斯洛文尼亚与意大利毗邻,但很遗憾,仅仅限制意大利是没有用的。人们可以通过意大利进入任何一个其他欧盟/申根国家,再进入奥地利、斯洛文尼亚。对于欧盟国家来说,对外封关只有一种办法,就是对所有其他的欧盟成员国同时封关。笔者认为这个措施的实操难度和政治挑战极大。这不仅仅会干扰欧盟的人口流动格局,而且在动摇欧盟的政治根基与精神。欧盟之间相互限制人口流动的难度会大于中国国内各省。
 
措施二“封城/封省”的难度:欧洲很多国家都是联邦制(例如德国、瑞士、比利时等)。意大利实现了封城/封省/封国,但这一做法不一定能在欧洲其他国家效仿。
 
以单日新增513例,累积确诊2,078例的德国为例,防疫的第一线决策还是落在各个州,例如关闭学校、取消公共活动、推出公共卫生政策等都是州的责任。德国联邦政府(总理默克尔及内阁)只能对各州提出各种建议。过去几日,德国卫生部长Jens Spahn就在建议德国各州取消超过1,000人的公众集会。现在,针对防疫,有的州采取了措施,但有的州慢一些,整体步调不一。
 
限制人员外流、“封城”、“封省”这样的政策对于中国来说很容易。对于中央体制的意大利来说也是可以执行的。但对德国来说就很困难了。
 
欧盟的情况是,任何一个国家(特别是德国这样的超级大国)都可以拖累整个欧盟4.4亿人口。
 
疫情之下,欧洲的右翼/极右翼变得非常活跃,因为他们一向反对人口自由流动、反对欧盟的经济社会人口整合。没有什么比COVID-19疫情能够提供更好的机会了。
 
明日继续关注。包括美国与香港地区。
 
(全文结束)
 
文章原载于“tuzhuxi”微信公众号(2020年3月12日)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