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任意 > 认识不足,看到进步|9个角度比较2003年非典与2020年新冠肺炎

认识不足,看到进步|9个角度比较2003年非典与2020年新冠肺炎

时隔SARS十七年后,又发生新冠肺炎。推荐各位都回头看一看2013年凤凰拍摄的纪录片《非典十年祭》。一会发现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二也能看到当今社会的进步。
 
链接: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132069/?redirectFrom=h5
 
微博: https://weibo.com/tv/v/IqCRYD8oN
 
非典/SARS,和“新冠肺炎”一样,疫情开始的时间原点都是上一年底11/12月左右。最初引起的关注都有限,主要局限在地方。SARS于2003年2月左右由广州传播到全国各地(重灾区为北京与香港),其中,春运发挥了重要因素。这与今年春节前夕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十分相似。
 
看这个纪录片能够帮助了解和还原历史,但更重要的是可以帮助人们看到我们确实较2003年有了很大进步,更有能力应对烈性传染病。
 
以下是笔者结合这部关于SARS的纪录片及网络公开搜索信息,以及本次新冠肺炎的发展,对两次事件做的一些比较。
 
1、 春运因素
 
1) 2003年非典的时候,人们对疫情毫无意识,病毒得以借助春运的大潮传播至全国各地,对非典的全面对抗是在春节后才真正开始的。
 
2) 2020年新冠肺炎,春节前夕,对疫情的大规模防范已经系统性展开。虽然仍有很多人流出了武汉,将病毒扩散到其他地方,但要看到政府还是及时下决心做了重大干预措施,譬如对包括武汉在内的多个湖北城市进行封城,限制了更大规模的人口流动。虽然仍有不足,但仍然是一个极大的进步,在可能的范围内减少了春运对疫情扩散的因素。
 
2、 病原体的确定
 
1)2003年非典的时候,最初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北京专家对病原的判断是错误的,认为是衣原体感染,并通过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媒体向全国传播。这种错误判断就使得治疗方式整个错误。后来广东、香港及国际专家开展合作,否定了最初判断,确定病原为冠性病毒。但此时已到2003年4月份;
 
2)2020年新冠肺炎,基本上两周就将病原定位为新型冠状病毒,少走了很多弯路。
 
3、 传染源的确定
 
1)2003年非典的时候,到当年5月份,专家已经从果子狸身上找到SARS病毒,认为果子狸为源头,并开始扑灭果子狸活动。往后多年学者专家继续研究,到2017年才最终确立源头——来自云南一处洞穴的菊头蝠(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分离了病毒序列。果子狸只是中间宿主;
 
2)2020年新冠肺炎最初感染者都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经历过SARS,不但专家,大众都能很快就判断这与华南海鲜市场贩卖的野味有关。1月10日,病毒的基因序列就已经由复旦大学公开发布。就传染源而言,若干学者发表了论文,分析新型冠状病毒自然宿主是蝙蝠,中间宿主可能是蛇。这种速度在2003年是不可想象的,这些都源于生物医学的发展,以及这些年以来对相关病毒/烈性传染病的科研积累。
 
4、 检测试剂的推出与投放
 
1) 非典时期,2003年4月下旬,中科院才研制出SARS的快速检测试剂,开始投放北京及全国各地的医院。而这时非典疫情早已全面爆发;
 
2) 2020年市,相关技术已经非常成熟,新型冠状的病毒基因序列一公布,检测试剂盒就研发出来了。目前华大基因、科华生物的产品已经投放全国使用。相比2003年SARS时期,眼下还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发展中相对更早的阶段。
 
5、地方政府的报道
 
1) 2003年非典时期,地方政府一开始没有发布相关讯息,因为不知道疫病的严重性,也怕民众产生恐慌。前期主要在广东省医疗体系内对该传染病进行研究。实际上从前文可以看出,到2003年4月下旬才把病原确定为冠状病毒,地方政府最初似乎意识不到问题严重性的,采取的策略是瞒报/不报,结果酿成大祸。到春节结束之后,才开始有本地媒体报道。到2月11日(当年春节为2月1日),广州市政府才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疫情情况;
 
2) 2020年新冠肺炎,地方政府相比2003年SARS时行动还是要早很多的,提供的信息也更多。官方网页显示,武汉卫健委从2019年12月31日开始发布例行通报(虽然武汉同胞的及时性和准确性仍是当前舆论批评的主要焦点)
 
6、中央政府及有关部门的态度
 
1) 2003年SARS事件,中国最被诟病的就是对疫情的严重性不做充分披露,有意正面引导舆论。其中焦点事件包括4月上旬将北京排除出疫区,卫生部长张文康在发布会上还笑着说戴不戴口罩都是安全的,称非典肺炎在中国大陆已得到有效控制。卫生部不去通报疫情(认为疫情是“局部的”,通报是地方政府的职责),有意引导降低全国范围内疫情的严重性,被认为对国内外民众及社会产生很大的误导。到4月17日召开政治局常务会后,高层认识到非典肺炎的严重性和威胁,才开始转向。总理温家宝警告地方官员不得瞒报。中国政府再度召开记者会,宣布北京疫情由原先有所隐瞒的37例,暴增至339例。记者会后,中央政府撤除北京市市长孟学农及卫生部部长张文康的党内职务,并提名王岐山担任北京市代理市长,高强任卫生部党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兼任卫生部部长。到这个时候,中央政府才转向,宣告着对非典的对抗进入新的阶段;
 
2)2020年新冠肺炎:这时的中央政府已经吸取了2003年的非典教训。1月20日,确诊病例从武汉扩散到深圳和北京乃至海外,立即引起巨大舆论关注,中央政府立即第一时间介入。最高领导人(总书记、总理)做出重要指示,定下基调,总体部署,强调必须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国务院进行联防联控部署,国家卫健委成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从中央自上而下统筹领导防控工作。另外,为了遏制瞒报和推诿,国务院办公厅还在1月24日开始设立“互联网+督查”平台面向社会征集有关地方和部门在疫情防控中涉及缓报、瞒报、漏报疫情,落实防控措施不力,导致疫情扩散等严重后果的重要问题线索,并派员进行督查。经查证属实的依法依规严肃处理。这个取态与2003年SARS是天壤之别。
 
7、媒体报道
 
1)2003年非典时期,有很强的舆论报道与引导。《非典十年祭》纪录片里采访当事人,透露当时《南方周末》援引广东专家,对国家疾病防控中心提出的(已通过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官方媒体传达的)衣原体病原提出质疑,也受到巨大压力。当时信息被压制,媒体也不能充分报道,一批专业及社会人士奔走呼号,向外界传递真相。直到四月份中央对疫情及防控工作重新定性、定调前,媒体都面临巨大的限制与压力。迄今,对媒体的报道限制是2003年非典事件被主要诟病的焦点;
 
2)2020年新冠肺炎:这时的中央政府已经吸取了2003年的非典教训。1月20日,确诊病例从武汉扩散到深圳和北京乃至海外,立即引起巨大舆论关注,中央政府立即第一时间介入。最高领导人(总书记、总理)做出重要指示,定下基调,总体部署,强调必须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国务院进行联防联控部署,国家卫健委成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从中央自上而下统筹领导防控工作。另外,为了遏制瞒报和推诿,国务院办公厅还在1月24日开始设立“互联网+督查”平台面向社会征集有关地方和部门在疫情防控中涉及缓报、瞒报、漏报疫情,落实防控措施不力,导致疫情扩散等严重后果的重要问题线索,并派员进行督查。经查证属实的依法依规严肃处理。这个取态与2003年SARS是天壤之别。
 
8、基于移动互联网的防控信息发布
 
1)2003年非典时期。那时有互联网(基于台式计算机或手提电脑的网页),但还没有智能手机,更没有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微信、微博)等。大部分人口获取信息的主要来源是报纸,以及口传口。在那个年代下,信息不及时,不充分,不准确,不全面,各种假的、不实的消息、有误导性的消息充斥,特别是应对非典的各种偏方。官方传播信息的渠道和媒介也比较有限,主要还是电视、广播和报纸。到2003年5月,官方推出了一套《钟南山谈非典防治》的面向全国的30分钟长的科教片,长30分钟;
 
2)2020年新冠肺炎,早就有了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各种政府机构、官方媒体、自媒体都可以通过新的平台利用灵活多变的体裁宣传防控信息。最高领导人1月20日定调后,官方机构全面开动,向群众积极传播各种关于本次疫情的防控信息。各式各样的民间媒体也提供了积极补充。这时中国的主体人口也经历过2003年非典,从各方各面看都比那时要更加成熟,能够更好的收集与处理疫情防控信息。
 
9、 “小汤山”模式
 
1)2003年非典。经过几个月,疫情肆虐,大批医务人员倒下。之前的转诊机制(将病人从大医院分散到北京各个侧重传染病医院)也不太成功,无法应对非典。到4月22日,北京决定设立小汤山医院作为隔离防治非典的专门医院。决定下达后,7,000多名施工工人用七天七夜建成了一座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拥有1,000张床位的传染病专科医院,创造了世界建筑史上的先例与奇迹。这所医院在4月30日启用,北京的非典病人均转入,是决战非典的根据地;
 
2)2020年新冠肺炎,武汉方面马上就决定沿用非典时的治疗模式,建设武汉的“小汤山”,并计划在六天内建成。这也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的,将非典时的经验继承下来。就建筑施工而言,估计设计图纸都可以参考。
 
以上是笔者列的一些比较。这种比较还可以有更多。也会有无数比笔者更专业的人(包括亲历过非典的医务人员及媒体人士)能够做进一步的展开。
 
虽然新冠肺炎的疫情还在发展。但回看2003年的非典的整个经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就是,2020年的中国与2003年已经完全不同了,这是一个集体经历过非典,获得了惨痛经验教训的社会。政府、医疗机构、媒体、民间都已经形成了许多的常识、共识——疫情必须公开,信息必须自由,瞒报晚报不可接受。防控必须及时,果断(甚至不惜一定的短期代价)。对抗疫病也要从自身开始。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对社会负责。
 
尽管到现在,2020在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上还是出现了很多的不足,并且在朋友圈和舆论场上可以看到不少的恐慌,不少的批评,不少的负能量,但笔者的看法是应该实事求是。既要看到不足,也要认可进步。还是要客观的评价2020年我们在疫情应对上取得的进步。
 
而目前看来,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没有SARS的伤害性大,我们的防控、应对在方方面面看来又有如此多的改善,所以就实在没有理由认为疫情发展的结果会比非典更差。所以保持小心审慎、注重防控的同时,不必要有过度恐慌和悲观的情绪。
 
最后,笔者再总结2020年新冠肺炎和2003年非典事件的一对“变”与“不变”。
 
变:
 
这次疫病事件又是来自“野味”——少数人“奇特”的饮食消费诉求是以整个人类社会的公共卫生及安全为风险和代价的。这种情况一定不能再持续下去了。笔者也以为,经历过这次疫病事件,国家会进一步加强对“野味”消费的管控。
 
不变:
 
不变的是医务人员的敬业与伟大。看完《非典十年祭》,十分感慨。当时许多医生护士付出了生命。还有许多感染非典,并换上了非典后遗症。而在我们躲在家中度过春节时,白衣天使们却离开家人,冒着个人安危,投入到了疫病防控救治的第一线。我们应当对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并对医生和护士这些最不容易的职业给予最大程度的尊重与保护。
 
人类社会在历史上经历了无数的烈性传染病,付出了惨重的生命代价。一代代人,只有以史为鉴,将历史经验充分总结,吸取教训,指导为来,才能让过去的牺牲有所价值。
 
祝各位新春快乐,身体健康。
 
文章原载于“tuzhuxi”微信公众号(2020年1月24日)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