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任意 > 中国在进步,但对疫病的自我防护才是第一位

中国在进步,但对疫病的自我防护才是第一位

 
今天新冠肺炎病例井喷式增加。“截至1月23日1时,全国共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550例,累计死亡17例”。 黑龙江牡丹江也出现一个确诊病例(患者自武汉来到牡丹江)。
 
从目前情况看,疫病已经从武汉扩散出去。刚刚还看到武汉铁路发微博称:“今日武汉站、汉口站、武昌站运输秩序正常,共发送旅客29.96万人,其中武汉站发送旅客9.31万人。”
 
武汉通过铁路一日向外发送了30万人。这还不包括通过飞机及其他交通工具向国内外各地发送的人群。
 
之前看到有一些病例是患者仅仅经过武汉的交通枢纽场所即被传染的。
 
春节是中国最重要的传统假期。中华大地的人口此时将出现大规模的跨区域流动。从工作的城市回到度春节的城市,再回到工作的城市。聚集、再聚集。这种人口流动毫无疑问会极大增加疫病传播的风险。而新型冠状病毒有潜伏期,平均是7天左右,多至10~12天,总之,刚好就是春节假期的长度。春节过后,疫情还有可能会集中爆发。
 
目前看来,疫情没有被控制在武汉市,并且已向全国及世界其他地方扩散。武汉是一个人口过千万的大城市,并且是内陆经济十分重要、作为关键交通枢纽的城市,不到迫不得已也不会封锁城市。理想的情形,当然是在更早的时候就把疫情在武汉市内控制住。
 
但实际操作可能非常困难,本人是彻底的外行,但即便外行,也能看出实践中的困难。这毕竟是一个之前不存在的新型病毒,出现在普通感冒、流行性感冒及其他呼吸道感染疾病盛行的1月份,要从各种疾病中辨别出这样一个新型病毒及病症,识别及总结出症状,对病理学、流行病学形成分析,对传染性及危险性做出判断,制作稳定的检测试剂并推广,是需要过程的,这就是和时间赛跑。在这个过程中,病毒还可能动态发展,升级变异。说实话,作为绝对的外行,笔者真的不知道在一所人满为患、资源稀缺的大城市公立医疗体系里,如何能在无数病患中发现疫病,判断其重要性,并及时做出反应。总之,在这个与时间赛跑的过程中,任何一个环节一旦慢了,一个判断失误了,就可能使得一个可能是非常严重的疫病突破某个传播的临界点,造成更大的伤害。
 
笔者会怀疑,历史上也有类似其他案例出现。然后,在很多情况下,最后并没有确认出传染性、危害性特别强的新型病毒。也就是说,我们的疫病防控体系是在既有经验(SARS等传染性疾病)基础上,总体符合中国医疗的实际发展水平(以有限资源面对超级庞大的人口)的一套安排。它可能有很大的短板,在超级强大的新型病毒出现时就暴露出来。只有在这次疫病结束之后,才可能复盘,对这套体系做进一步的优化和改善。
 
笔者在医学领域完全是门外汉,但非常清楚公共健康(public health)作为一个学科及公共政策领域的艰难:一方面受到医疗知识、技术水平及综合医疗资源(包括经费、人力、设备)的限制,一方面又要考虑政治、经济、社会及心理因素与代价,而人口基数的庞大会将让所有问题更加复杂。最后,要制定一套能够最大化公共健康、最小化疫病及其他卫生/医疗问题对社会人口伤害且可执行的制度与体系。烈性传染病只是公共健康问题中的一种。危害很大的烈性传染病又不是经常发生的,但一旦发生危害又特别大。总之,制度体系需要一个试错、改善的过程,需要时间,不可能一日建成。2003年的SARS给予我们经验;2020年的新冠肺炎也是。笔者以为,越往后,这套体系会完善、越成熟。
 
笔者之前撰文,指出政府及时、准确、全面、坦诚地提供关于这次疫病的信息是应对这次疫病危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最高领导的指示下,我们看到,这两天的改善巨大:官方提供的信息也是井喷式的。1月22号(周三)当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请国家卫健委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并指出形成每日沟通机制,直至疫情被控制、不需要再每日通气止);湖北省召开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武汉同济医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山西省政府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
 
武汉未能控制住疫情是非常遗憾的,并且对其15名医护人员被感染、“人传人”的事实未能及时通报,后面应该复盘检讨并追责。这可能说明我们的疫病危机应对体系还有问题,同时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但另一方面,也要看到,中央政府一发现情势不对,就快速做出反应。从北京到地方整个政府机构及官方舆论机器立即朝一个方向行动起来。一方面,对疫情公开透明成为一种政治正确和纪律(地方政府或职能条线如不遵守这个政治正确和纪律,往后是要被追责的),另一方面,确实也在提供大量的、及时的疫情通报。短短的一两日内,群众们获得了关于本次疫情的井喷式的资讯。官方资讯一旦密集推出,流言及阴谋论虽然不能杜绝,但马上少了很多。
 
这说明社会是在进步的。2020年的中国和2003年SARS时的中国确实是不一样的。从官方到民间,人们的意识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各方都能看到历史经验,都不希望重蹈SARS的覆辙。
 
信息科技的发展也极大加速了整个进程。2003年SARS时期,只有QQ和MSN等所谓的即时通讯信息,但没有普及的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平台(那时已有blog,但没有当今意义的社交媒体——连facebook也是在2004年才创立)。
 
今非昔比。今天,有了移动互联网,有了社交媒体,信息交互变得非常之快。它提高了中央政府的反应速度,提高了政府信息传播的速度,帮助并加速了群众对这种反应的获得感。这时,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等信息科技手段可以使得社会以更快的速度形成一个共识,更加快速的迈向共同的目标。
 
总之,对武汉没有在本市内控制住疫情,笔者表示非常遗憾。但基于对我们体制的认识,对这个结果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总体而言,从过去两三天的发展来看,我看到的是中国政府与社会的进步,也看到了未来更大的进步空间与潜力。
 
关于本次新冠肺炎事件,笔者以为,我们作为个体,还是应当把更多精力放在获得关于疫病的科学信息上,专注自我及家人的疫病防护。这些是比较现实的。
 
对政府可以批评和质疑,但也不应当脱离中国国情进行抽象的、简单化的、政治化的讨论与批评。要能看到公共卫生政策的复杂性、相关政府部门做出制度及具体选择时所面临的各种约束。要避免简单化、政治化、情绪化的、“公知化”的讨论问题,更要避免相信及传播阴谋论。在极度关注自我和家人身体安危的情况下,也可以有一些历史观和抽离感,少一点愤青情绪。
 
今年与亲友、伙伴、客户们发送的新春贺词,看来是免不了增加更多关于身体健康的内容。疫情之下,务必保重身体,小心行事,注意安全!
 
(全文结束)
 
文章原载于“tuzhuxi”微信公众号(2020年1月23日)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