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任意 > 值得深挖的15名医务人员被感染问题

值得深挖的15名医务人员被感染问题

 
新型冠状疫情在1月20日的爆发已经彻底占据了所有主流媒体及社交媒体的关注。
 
在各种讨论之中,有两个观点是获得格外关注的。本博专门点评一下。
 
一、关于疫情“可防可控”的说法
 
相关专家对疫情“可防可控”的表态。具体而言,指的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他是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1月10日,他对外称,武汉整体疫情可防可控;1月21日,他向香港有线新闻证实,自己已确认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笔者今天也特地看了有线新闻这个报道)。他本人至少已在武汉达8天。早前媒体报道,国家卫健委专家在2019年12月31日前即已抵达武汉。王广发目前已被隔离。
 
批评者认为,王广发对外说可防可控,但自己被隔离了,是一个莫大的讽刺。言下之意,就是他之前在撒谎。这样的言论在社交媒体及海外反中媒体上广泛流传。
 
笔者自己注意到,国家卫健委在1月19日对武汉疫情还有可防可控的表述。
 
https://0x9.me/uNQKT
 
笔者认为这个表述并没有什么问题。武汉疫情并不是可防可控的,问题可能不是能不能防控,而是用什么样的代价去防控。如果疫情严重,那么不惜代价(例如大规模的封闭和隔离),还是能够防控的。我相信没有任何政府会说疫病不可防不可控。他的描述没有问题。
 
另外中国是个14亿人的大国,最困难的点是要在疫情信息披露及最小化公众恐慌情绪之间找到平衡点。如果稍微说过了,高估了疫情,就会造成公众不必要的恐慌,社会将为此付出经济代价。如果说得不到位,则是低估疫情,一旦被披露出来,不但会付出经济代价,还会付出政治代价。在面对一个不断动态发展的疫情时,确实很难找到最好的平衡点,犯错误是很容易的。
 
作为国家卫健委的专家,除非遇到极端情况,人类在致命病毒中濒临毁灭,当然不能出来说疫情就“不可防也不可控”了,如此表态,社会及经济会立即崩溃。“可防可控”从技术角度来说也并非不正确。
 
实际情况是,王广发在一线坚持工作,因此染病,是非常值得尊重的。所以笔者很看不惯对此提出非难、冷言讽刺的人。
 
二、“人传人”及武汉15名医护人员被传染的问题
 
本次疫病发展初期很长一段时间,官方一直没有确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之肺炎疫情能否“人传人”,外界对此也极度关注。如果只能从接触海鲜市场/野生动物染病,那不去这些地方就不会染病了呀。“人传人”是疫情发展的根本要素。
 
而疫情发展至1月20日下午,在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记者问答会上,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才证实新冠肺炎的“人传人”,且有医护感染。他表示:“大概在全国四五个省市,然后国外都发现有这个关系,几乎都跟武汉有关系——去过武汉、从武汉来——证实了有人传人的传染。也证实了有医务人员的感染。”
 
而根据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的通报,指出“到目前为止调查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19123108989
 
1月3日,武汉卫健委通报,“截至目前,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
 
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0309017
 
1月5日,武汉卫健委通报,“截至目前,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0509020
 
1月11日,武汉卫健委通报,“目前,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1109035
 
1月12日~20日的通报正文中,均没有对“人传人”问题做出任何评论。
 
但在1月14日的提供的疫情问答中(https://0x9.me/ARXS9),指出:“现有的调查结果表明,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目前,正结合临床和流行病学资料开展进一步研究。” “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不能排除”是关键字。
 
另外,问答对“密切接触者”做了定义:“目前,本次疫情所定义的密切接触者是指:与患者共同生活、同室工作学习、同室居住的人员,在诊治病例时未采取有效防护措施的医护人员、照料人员,未采取有效防护措施的实验室检测人员,同病房的其他患者或陪护人员,与患者乘坐同一交通工具并有近距离接触人员,由疾病控制专业人员判定的其他接触情形。”
 
所以,医护人员已经被明确定义为属于“密切接触者”。
 
需要特别指出,1月20日凌晨(02:42)的通报,武汉卫健委仍然称“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
 
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2009077
 
1月20日傍晚时间最高领导人对疫情防控做出指示。
 
1月20日九点半,央视播出,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关防控情况接受采访。期间,明确指出有医务人员受感染,证实了疫情可以人传人。
 
1月21日凌晨(01:45),武汉卫健委官方微博承认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病例:“目前,我市共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另有1名为疑似病例。16例患者中,危重症1例,其余病情稳定,均已隔离治疗”。
 
https://0x9.me/QA4r2
 
到1月21日的通报(17:39)中,武汉卫健委删除了“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这句话,不再提密切接触者中没有病例。
 
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2109085
 
总结一下,说明截至1月20日凌晨两点多,武汉卫健委仍然称“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而1月21日凌晨一点多,就承认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期间发生的是1月20日傍晚最高领导人的指示及晚间钟南山的访谈。
 
我们再重温一下相关文字:
 
“截至1月19日22时,我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98例,已治愈出院25例,死亡3例。目前仍在院治疗170例,其中轻症126例、重症35例、危重症9例,均在武汉市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 817人,已解除医学观察727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90人,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我们将继续对新发现的疑似病例及时进行采样检测。”
 
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2009077
 
1月14日对“密切接触者”的定义:诊治病例时未采取有效防护措施的医护人员、照料人员,未采取有效防护措施的实验室检测人员,同病房的其他患者或陪护人员。
 
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20011509040
 
因此,密切接触者肯定包括包括医务人员。
 
剩下只有三种可能。
 
情形一:在1月20日白天时间,统共有15名医务人员被确诊。他们确实因为检测手段原因,都集中在同一天确诊,因此也使得他们的病情在1月21日凌晨的通报中集中体现;
 
情形二:这些医务人员在更早时候就被确诊,只是1月20日凌晨之前的每日通报只是被例行刷新,发稿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部分内容需要调整;
 
情形三:这些医务人员在更早时候就被确诊,但有人要求对相关信息进行隐瞒,对外仍称亲切接触者未发现相关案例。
 
医务人员是否被感染是病毒是否具有“人传人”特性的最直接依据,是本次疫情的极度重大因素。如果人们认为病毒不会人传人,自然就会放松警惕。这种放松警惕也会助长疫情的蔓延。
 
武汉相关部门需要对15名医务人员确诊及卫健委对外披露情况做出明确说明。他们什么时候被确诊的。卫健委的每日通报是否存在问题。如有问题,则出错的原因是什么。
 
笔者以为,这个问题与“可控可防”这种带有主观性的陈述不同,而是一个黑或白的问题。
 
如果是情形一,属于可以充分解释的技术问题;
 
如果是情形二,属于重大疏忽;
 
如果是情形三,属于系统性瞒报。
 
这次事件,作为一个整体来说,中央政府与社会的应对较2003年有了很大的进步。政府做了很大的努力,一些指责并不公正。但对这15名医务人员的问题,值得进一步深究。也只有通过深究、追责,还原真相,才可能进步。
 
(全文结束)
 
文章原载于“tuzhuxi”微信公众号(2020年1月22日)
 



推荐 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