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任意 > Twitter封禁Trump:美国大资本/大企业主导下的言论自由

Twitter封禁Trump:美国大资本/大企业主导下的言论自由

 
与一般业余人士理解的不同:美国主流社交媒体集体封杀trump(及其相关的账户)和狭义的言论自由(freedom of speech)没有关系,这只是这些企业机构(corporates)对自己平台上的用户设立的规则而已。属于民间行为:你不喜欢这些规则,也可以到其他平台去玩。你还可以成立自己的平台。
 
如果公权力禁止某些平台的设立,或者公权力出来干预,要求twitter去限制某些账户的使用——譬如Biden的白宫或民主党主导的国会的相关委员会要求twitter去封禁Trump的账号,才会涉及西方所说“言论自由”的问题了:这里,公权力在利用自己的政治权威和行政能力限制公民表达意见。
 
Twitter的行为只是一个企业行为。Twitter限制自己员工的言论行为(符合政治正确的要求,或者一定的价值观),限制自己平台用户的行为,和“言论自由”没有关系。它界定、涉及的是一个民间企业平台与个人用户之间的关系。
 
如果该个人用户(例如Trump)认为Twitter存在违约行为,给自己造成了伤害——包括经济的、精神的伤害,可以去起诉twitter。这是一个发生在民间主体之间的民事诉讼。
 
但几乎可以肯定,Trump在使用twitter时已经签署、同意了各种“使用条款”,与twitter之间界定了权利与义务。这个使用条款一定界定了twitter一定的权利。因此,如果Trump去打官司,很可能会败诉twitter。
 
同样的情形也适用于facebook、instagram等其他一切封禁Trump的平台。
 
这里面的问题,既不是法律问题(即在法律层面谁对谁错),也不是政治意义的“言论自由”问题,纯粹就是一个企业与个人的关系。
 
只不过由于这些平台在细分领域都具备一定的影响力,实质上构成了垄断能力——譬如如果Trump没有twitter这个管道发声的话,很难找到其他很好的替代的渠道与平台。在向不特定对象的文字信息发布上,twitter是具有垄断能力的——尽管这种垄断能力不是绝对的。
 
这就给公众造成一种twitter限制Trump言论自由的“印象”和“感觉”。
 
如果若干平台合谋——譬如Twitter、facebook等主流社交媒体联合起来限制Trump,那么就可以放大垄断效应,对Trump构成实质意义上的阻断:Trump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具备同等影响力的平台去发布自己的声音。
 
而如果Twitter、facebook这些主流社交媒体还共享一定的政治意识形态,作为一种政治联合,联合起来打压Trump,那么其对言论自由实质的影响力,可能不亚于公权力,甚至强于公权力:因为它受到各种商业使用条款的保护,使用者不容易在民事诉讼的场景下告赢这些企业。
 
如果Trump使用、扶植其他的右翼的社交媒体呢?
 
前两天,Apple把一个对美国右翼言论非常友好的社交媒体平台——Parler——下架了。
 
这意味着,假设Trump有一天搭设自己的app,也可能被Apple封杀。Apple是在facebook、twitter之外更大一个平台。
 
如果这些平台——twitter、facebook、apple、google全部联合起来打压Trump,那么Trump发表言论的空间就会受到限制。而人们只要脱离了狭义的、传统意义的、围绕公权力构建的“言论自由”概念,就会发现,这些企业一旦联合起来,是可以实质影响到一个社会的言论自由的。
 
这个问题是什么呢?笔者以为是新科技时代下互联网平台的问题:当民间运营的互联网平台足够大的时候,具备一定的垄断效应,是可以起到公权力的作用的。美国是小政府、大公民社会,资本实质上是无节制的发展,诞生了许多超级大平台。这些大平台一旦联合起来,就可以对舆论生态产生影响。
 
而这些大平台的创始人、高级管理者在政治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是比较相近的:都是主流的自由派(liberal)、进步派(progressive),偏向民主党。他们是具有党派色彩的。
 
在西方制度的语境下,如果公权力自己去限制和封禁某个声音,会受到比较大的约束和挑战。
 
但如果是互联网企业去限制和封禁——其行为可以被归类为“民间”行为,受到的约束和挑战会更少。被封禁者(包括Trump)除了骂一骂和打官司(大概率是输)之外恐怕没有什么办法。一纸用户使用协议就可以认定这些大企业的言论封禁是合理合法的。从形式上看,这些互联网平台没有绝对的能力;用户可以选择其他的平台(但实际上,用户无法选择其他的同等好用的平台)。所以,互联网企业的运作余地和权力更大。
 
在新科技时代下,互联网企业变成了西方真正的、更大的权力中心,比公权力更具备影响政治的能力。而在西方社会里,主要的互联网企业都是美国的。所以这些美国企业才是西方社会里的权力中心。
 
从定性来看,企业限制个人发言这个问题的本质和内核,似乎不是传统的“言论自由”的问题(界定公权力与市民社会及个人的关系 government vs civil society & individual),而属于资本主义的问题(界定大企业/资本与市民社会及个人的关系 big corporate / capital vs civil society & individual):资本的无节制发展、超级大企业及垄断能力创造了新的权力,约束、缩小了个人的权力/权利。
 
西方主流政治哲学传统上认为,言论自由不是无限,而是有边界的:煽动仇恨、歧视、暴力、损害民主建制的根基的言论是要被限制的:民主不能容忍内生的、毁灭民主的言论(绝对不能孵化自己的“掘墓人”)。但如何界定煽动仇恨、歧视、暴力,损害民主价值的根基?这非常的主观。Trump煽动其支持者时,呼吁他们保护国家、保护宪法,讲的都是美国核心价值观的一套。从形式上看,不能就这么说他们是反民主的。他们提出了各种基于选举舞弊的阴谋论,都没有证据支持,但似乎也不能就这么说他们就一定是反民主的,需要一番深入的论证。因此,如果是Biden的白宫封禁Trump,Trump可以诉诸美国宪法条款与精神,去和Biden政府打官司,就所有上述涉及的理论与事实进行探讨,并且有可能获得宪政律师的支持(“我们不同意你的观点,但誓死捍卫你说法的权利”)。但如果换作互联网平台封禁,那就简单了,互联网平台随便找个牵强的主观的理由就可以删帖封号。互联网平台不需要依据什么政治哲学和宏大叙事,不需要去具体论证“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就一定是反民主的新法西斯主义,而根据某项“用户协议”和商业条款里由用户签署、由互联网平台保留的权利就可以封禁用户。这时,Trump也没有什么办法,打官司大概率是输。他唯一可行的选择是如何应用更多的资本,构建新的企业平台,去挑战这些互联网巨头。
 
这就是美国资本主义的现状。
 
对于共和党不利的是,在宣传舆论和文化意识形态问题上,所有大资本、大企业、大机构都是偏向民主党的,包括互联网平台、传统传媒、好莱坞。共和党中的Trump民粹基本盘只能在狭缝生存,寻找自己的独立平台。
 
早在twitter、facebook这些平台封禁Trump账号之前,传统传媒(主流新闻频道和纸媒)就完成了对Trump及极右翼的封禁。这也是为什么Trump需要在过去几年里极力否定主流媒体(“fake news”),寻找脱离主流媒体的、属于自己的信息来源(“Trump media”)、自己的“相对真相”(relative truth)以及自己的权力来源与中心(source of power)。
 
综合来看,美国的情景极为独特:
 
——西式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及“小政府主义”(small government),使得人们对公权力限制狭义的、传统的言论自由极度敏感。全社会会想尽一切办法限制政府权力。所以政府很难有所为。公权力是被最大程度限制的。
 
——资本主义及“原教旨市场经济”:使得人们愿意给予市场力量、大企业、资本最大的“自由”,认为这符合资本主义的价值观。这时,相比公权力而言,资本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地约束和限制公民的言论自由,成为权力中心。老百姓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如果执政党和大企业的意识形态是一致的(民主党 + 认可民主党的互联网公司),联合打击某个政治力量(Trump的共和党),在美国的制度下,被打击的一方在短期内几乎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Trump固然可以构建自己的纸媒和电视传媒,但为了扩大影响力,必须构建互联网平台,而到了互联网领域,还需要摆脱Apple和google,寻求某种更加开源的、国际的平台。Trump会突然发现:wikileaks这样以海外服务器为基础的国际平台有多么重要。
 
公权力不能限制言论自由,但企业却可以限制言论自由。这就是美国社会里很有趣的现状。相比中国,这是美国不同的社会组织方式。
 
最后,Twitter、Facebook、Apple及主流传媒合谋一起打击Trump,算是美国左派不装了,彻底对Trump基本盘“亮剑”了,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就是让Trump的右翼民粹基本盘看到,这些由民主党意识形态主导的大企业是“站在美国爱国民众的对立面的”,之前Trump所说的“fake news”、硅谷和好莱坞“反美”言说就是真相。一个与华盛顿政治精英合谋的基于加州和曼哈顿的互联网、传媒精英正在扼杀美国的爱国运动。他们会掀起无比的愤怒与仇恨。
 
在美国民众中的一半人口里,对主流新闻机构及主流社交媒体所传播信息的信任度会彻底坍塌。这种坍塌只会造成一个结果,就是把美国推向进一步的分裂、部落政治(tribal politics)及文化内战。
 
笔者认为,Trump怂恿支持者冲击国会是一个历史事件,但可能Twitter、facebook等主流互联网平台对Trump及其右翼支持者的封禁,才是美国文化大内战(Great Cultural Civil War)的开端。
 
最后,自2019年8月以来,笔者在微信公众号从事写作已经一年多,发布了四百余篇原创文章,在业余期间为国家和社会做了自己作为公民的一点点贡献,但也遇到了这个几乎处于垄断地位互联网信息发布平台的不公正待遇。写作一年多以来,笔者与各大平台运营者都有微信联系,唯独微信公众号,迄今居然没有与任何一个微信公众号运营者有过任何的联系,没有微信联系,没有沟通的管道,有问题无人申诉,无人理会。平台完全本着自己的利益和逻辑解决问题。就这个问题,笔者考虑在这几天撰文讨论。
 
文章原载于“tuzhuxi”微信公众号(2021年1月12日)
 



推荐 24